先想想兩個問題。


人之所以存在的意義為何?
這個命題的答案人人不同,
功成名就、造福人類、自我實現、只求安穩的活一輩子都是選項,
甚至你可以主張「人沒有存在的意義」。
有意思的是,當你聽到與自己不同的答案,
心中第一個想法是什麼,
接著,第一個做法是什麼。

第二個問題,
一個有為青年和一個死小孩誰的存在價值高些?
精英人士或許會認為有為青年高些,
人道主義者或許會強調人人平等。

我想到前兩年看到朋友轉貼一位網路寫手對台灣專輯與歌手的一篇評論。
裡面提到許多人,
張懸與陳綺貞的那個部分讓我印象深刻。
他評論的概要是,
張懸入世而關心社會議題,
把只沈溺在小情小愛的陳綺貞幹掉了,張懸勝。
當時看完後我一笑置之,然後把它收在心裡。

我們經常在對一件事進行價值判凖時,
會不自覺將自己放在自己認為的制高點。
例如這位網路寫手,
他的價值判準放在關心社會議題上,
所以寫關於個人小情小愛的詞就輸了。

倘若我們尋求更高的價值判準呢?
若是同樣以跟這位網路寫手一樣的模式,
將自己放在相較於對方的高點來提出反論,
我們可以說陳綺貞的詞多在深究人的深層情緒,
乃至於追尋人類的思想高度,
探討有關於人的放逐、堅強、內在矛盾等更加純粹的事物。
相較於張懸的關心國家社會,頂多被歸類於國族主義或社會主義的圈圈裡,
陳綺貞是否更趨近於較崇高的哲學思想。

當然以上只是為了突顯出一件事所刻意提出的反論,
就是「價值觀傲慢」。

關心國家社會議題的張懸和多寫個人情感思想的陳綺貞一樣傑出,
他們的創作一樣具有價值。
就像是前面問到的問題,
一個認為人存在的意義就是自我實現的人遇到一個認為人生沒有任何意義的人,
會鄙視他嗎?或是與他溝通?
溝通是好的,溝通隱含著尊重,溝通後無法獲得共識,仍然尊重對方。
鄙視則隱含著價值觀傲慢。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因不同的成長背景、生活經驗,加上天性,
而完成一個個不同的價值觀。
外星人在哪裡還不知道所以我們不討論,
至少在地球上的人類,每個人都不盡相同。
認為自己的價值觀才是真理的人,
還是會有另一個抱著他的真理的人睥睨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un 的頭像
fun

那是一種灑脫。

f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